君莫笑蓝桥

【叶蓝】 男友不可共享

   在抖音里看到的共享男友想到的
   文笔一塌糊涂,人物ooc。想把他们写好,但是力不从心。

  

  
   在万达商场门口,两个男人拉拉扯扯,闪瞎众人的眼。
 
   "蓝啊,这么热的天应该在家里玩荣耀呀,出来晒太阳补钙吗?"
 
    其中一个男人懒散的站着,目光炯炯的看着另一个小青年,想让青年回心转意回家,说不定还会抢上boss。
 
     小青年撇了撇嘴,心想,大春他们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,不能让叶修回家碰电脑。

    “叶修,商场里面有冷气,很凉快的。我们快进去吧。”

    “好吧好吧,谁叫我把你宠坏了呢?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,你说是吧,小蓝。”

   “叶修,不准再看网上的同人小说”

    叫小蓝的小青年涨红了脸,大步向里面走去。

   “叶修,你快看那里好多人,我们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 蓝河拉着叶修的手到了人群去,看见了里面的扮成夜雨声烦的人站在台子上,旁边还有一立牌,红字写着共享男友。

    蓝河的眼瞬间就亮了,“叶修,你快看,是夜雨声烦啊啊啊,好帅,不行,我要上去。”

    叶修拉着蓝河的手,怕一不小心自家的小男友就跑上台。

   “小蓝,那不是黄少天。也不是真的夜雨声烦,蓝啊,你就这么狠心。”
   
     蓝河虽然往前使劲走,但还是被这几年锻炼身体的叶修给拉走了。
  
     出了商场,蓝河幽怨的看着叶修。

    “我不抢蓝溪阁的boss还不行吗?回家了,走吧。”
 
      两个大男人手牵着手向着太阳走去,不惧目光的探究,坚定的拉着对方的手,谁也不放。

   “叶修,你不是说不抢boss吗?”

   “我是没抢啊,今天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吗?但是其他人我就不确定了。”

【叶蓝】 救命之恩,不以身相许 上

     

人物ooc,文笔不佳,有bug,注意排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

    叶修初见蓝河时,是他一生最后悔的时刻,他那时是君莫笑,一副邋遢大叔的模样。他用这副模样调戏了蓝河,导致了蓝河不认识他的原本模样,产生误会。

    叶修骄傲的想,哥可是很帅的。

    要是知道自己以后会喜欢上蓝河,他一定会对蓝河一见钟情,然后他一定打扮的人模人样的去勾引蓝河,让蓝河再一见钟情自己。
   
   当蓝河知道叶修的想法时,抱住叶修,对着叶修的耳朵说。

   “叶修,你看,君莫笑虽然不会对我一见钟情,但终究会对我日久生情,我们的缘分已经注定了,你逃不开也不能逃。”

   “小蓝,你已经套住我了,我怎么走。”叶修顶了顶胯,让蓝河喘息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君莫笑蹲在树上,嘴里叼着一根草,树下一群人围攻一位蓝衣剑客。

 
     最后,只剩下一人和蓝衣剑客,蓝衣剑客体力已不支,看着那人把剑像蓝衣剑客捅去,君莫笑出手,轻松把那人给杀了。蓝衣剑客朝君莫笑的位置看了一眼,倒了下去。

  
    君莫笑跳下树,扛起蓝衣剑客就走。

     “美人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  蓝河一睁眼一个轻佻的声音就传过来,话的内容让蓝河皱了皱眉,一双白玉般的手覆上蓝河的眉头。

     “美人,皱眉可不好看了,给哥笑一个呗。”

      “滚”

       蓝河刚想破口大骂,腹部的伤疼得蓝河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 “哎呦,还是个小辣椒。”蓝河想跳起来和声音的主人理论,但体力不支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  “给我等着,等着。”

      “小家伙经不起调戏啊”

       “谁会刚一见面就调戏一个受伤的人,混蛋。”蓝河呢喃细语。

       伴随着一阵笑声睡了过去,临睡前嘟囔了一句,这人虽然混蛋但声音好听笑声也好听。

      让站在床边的人影又笑了一下。这小剑客怎么这么好玩,以后的日子不无趣了。


     蓝河再一次醒来,是被外面的响声给吵醒。蓝河看着门外,想着要不要出去看看。门开了,进来一位邋遢,满身灰的男人。蓝河眉头一拧,看着君莫笑,不想搭理这个人。

   “哟,辣椒美人醒了,怎么一直看着哥,千万不要喜欢上哥啊。”

    “混蛋,谁会喜欢你。就你这样,我死都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 “嗯?哥是怎么样的美人你要不要试试?”这小剑客气炸了的模样倒是好看。比没有生气的样子顺眼极了。

    “我有名字,我叫蓝河。如果你再,再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蓝河吸气,呼气,不生气。

    “嗯,我叫君莫笑,直呼蓝河太生疏了,要不叫你小蓝。”

    “我们没有什么交情,叫我蓝河就行”不生气,生气会长皱纹。

     “那怎么行,我救了小蓝你,你不应该以身相许吗?难道小蓝你害羞了?”

     “混蛋君莫笑”忍无可忍了,那就无需再忍了。

     “小蓝,这难道是夫妻之间的情趣吗?”君莫笑躲过枕头的袭击。

     “滚滚滚,不要脸。”蓝河气红了脸,再一次拿枕头砸君莫笑。却被君莫笑溜了。
 
      蓝河决定自己的伤一好就马上走。在这里多待,会有皱纹的。
    
      什么味道,蓝河抬头看去,君莫笑不知何时进来,手里举着一个碗,碗里是黑漆漆的不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 “小蓝,这可是哥给你熬的药,你看哥对你多好,你现在是不是很感动。”

    “感动个鬼啊,君莫笑你想毒死我吗?”这味道,想吐。

【叶蓝】 陪你走的礼物

     俱乐部训练室里,笔言飞凑在蓝河旁边偷偷摸摸的和蓝河说悄悄话。

   “蓝河啊,给这个号码发圣诞快乐会有圣诞礼物哦,不要和别人说,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哦。”
  “你有这么好?二笔。”

    蓝河怀疑的眼神让二笔很是伤心。发誓是真的。否则叫君莫笑每天杀一次。

    蓝河半信半疑的拿出手机发送消息。

    这个号码有点眼熟,蓝河嘀嘀咕咕的给发了一个圣诞快乐,求礼物。

  
    然后就忘了这件事。

   晚上出大门,便看见叶修抽着烟在门口蹲着,没有大神的风范。

  “叶神,你怎么来了。

  “我今天是礼物,那么小蓝你要不要收。”

    【妈的,叫你手贱】蓝河心里疯狂打手,嘴却不由自主的说

  “要要要,送给我就是我的了,我会好好对待这份礼物的。”

    “那余生我这个礼物陪你白首。”

    前天晚上,二笔收到来自君莫笑的威胁。最后一句话是以后不杀你。

【叶蓝】蓝老师最棒


 

   “小蓝,话痨找你。”叶修坐在他的座子上,喝着他的水。

    “叶修,你骗我不是一次两次了,我不会信了,再说黄少怎么会找我,黄少有那么好,颜好话多。”

     蓝河吧啦吧啦说的叶修的头痛,论谁听到自己的心上人说另一个人的好话脸色都不会好,叶修表示自己没有吃醋,只是有点不甘,自己比那话痨厉害多了,小蓝咋就不迷自己呢?

     叶修越想越烦,采取措施,收获一个晕乎乎的蓝河,成功让蓝河忘记黄少天。

     “叶修,你,,,你,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 “干你”

     另一个办公室里

     黄少天:“蓝河怎么还不来,蓝河不是我的小迷弟吗?怎么还不来,老叶是不是没和他说,我就知道老叶嫉妒我,哈哈哈,下次见了他,一定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喻文州:“少天,安静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

     

     黄:“昨天怎么没来找我,是不是老叶没和你说,老叶心太脏了,嫉妒我就直说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 蓝:“啊啊啊,黄少和我说话了,等等,黄少刚刚说的什么,啊~叶修”

       一阵吼叫震天响,一个蓝河悔不初。

     远处的叶修打了一个喷嚏,喃喃道,难道小蓝想哥了。



    “叶修,冯主任找你。”蓝河把腿放在桌子上,二笔在旁边说,大佬蓝河惹不起。

    “真的?小蓝,给你一次机会。”叶修挑了挑眉毛,心里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 “真的,叶修,看我真诚的眼神。我怎么会骗你。”蓝河看着叶修深邃的眼睛有点慌,不行,心里慌没事,脸上要雄起,嘴上要硬起。

     “那我去找老冯喝喝茶,聊聊天,谈谈人生。”叶修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 “啊,叶修,我骗你的,不要去啊,”蓝河跑去阻拦叶修,冯主任已经经不起折腾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 “叶修,你给我站住。晚上随你怎么办还不行吗,叶修。”

       二笔需要静静,蓝河你的大佬气质呢?

【叶蓝】 梦

     许博远正在做梦,梦中叶修的爱人不是他,是在现实生活中已经去世的苏沐秋,两个人都是荣耀中的大神级别,和自己这个小虾米不同。

   苏沐秋和叶修一起落魄当了网管,最后王者归来。

   梦中的许博远只是蓝河,我所爱的人只认识蓝河。不是真正的认识他。许博远这样想这个梦怎么还不醒,他想见叶修了。

   他醒了,一睁眼就叫叶修,没有人应答,许博远楞住,他忘了,他已经和叶修分手了。

   由自己先告白,再由自己结束。多好,真潇洒。

   当初自己和叶修告白时,叶修可是吓的连烟都掉了。许博远哈哈大笑,笑的上气不接下气。自己应该是第一个把叶神给吓懵了吧,自己给自己鼓个掌。

   最后两人还是好了。比当初还不如。如果没给自己希望,自己就这样过,把叶修压在心里。会不会就不这样痛了。

    可惜没有如果。现在许博远和叶修没有关系了,和叶修有关系的是蓝河。看着游戏里蓝河头上的“君莫笑的妻子”头衔。蓝河自嘲一笑。

    在虚幻中,叶修操纵着君莫笑调戏蓝河,蓝河炸毛害羞。在现实中,两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  许博远想,他要离开有叶修在的荣耀,明天就走,许博远迷迷糊糊的睡着了.

   小蓝,蓝啊,

   恍惚中有人叫自己。声音熟悉,让自己忘不了。

   我不是蓝河,我只是许博远,只是一个普通人。
  
   许博远大声喊叫,出来的却是呢喃。

   许博远慢慢睁开眼,就看见叶修放大的脸,许博远吓了一跳,骂到,滚滚滚,大清早的干啥。

   小蓝,你做噩梦了,我怎么叫你不醒,做什么梦。有没有哥啊。

    叶修调笑着,仿佛刚才紧张的不是他。

    没有。

    嗯?叶修挑了挑眉。

    我忘了。
  
    许博远微微一笑,苍白着脸。叶修心疼的摸了摸许博远的脸。他一直知道许博远想的什么,他想让许博远自己说出来,竟然许博远不说,那就自己说吧。

    你是蓝河,也是许博远,是君莫笑的小蓝,是叶修的阿远,不管哪一个,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,你们是一个人,蓝河只能君莫笑欺负,而许博远只能是叶修的,谁有不服,竞技场伺候。

    真好,如果这是梦,真想一辈子不会醒。



    他们是最好的,可我文笔有限,不能表达。

就这样吧

   一个小脑洞,防雷。

   蓝河一直知道叶修心里有另一个人,他在叶修最落魄时捡到叶修,和叶修一起许下十年永耀,他不幸身亡,却给叶修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
    蓝河总是和自己说,他已经死了,现在和叶修在一起的是自己。

    但蓝河不确定以后,因为他有些累了。

    叶修的心不在他这里,谁也不知道叶修的心在哪里,他们说叶修的心早给荣耀了,可蓝河知道叶修的心早就是那个人的了。

     和叶修在一起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,叶修还是以前那样,想起自己来就逗逗,想不起来就好像没有蓝河这个人。叶修对自己说过喜欢,蓝河觉得那不是真的喜欢,只是一种对宠物的新鲜感。

    真的累了,已经坚持不下去了,本以为会一直到老,对不起,叶修,我。。。放弃了。我不是手套,冷了就用,平常丢在一旁不管不顾,我是人,没有你们这些心脏的心大,我的心很小,也很脆弱。

   那么,再见。蓝河一想,不,还是再也不见了吧。

王子和恶魔在一起

      蓝河是个身份尊贵的王子,可他是个大龄剩男。他在书房里发现了一本童话书“勇者斗恶龙救王子,王子与勇者结为夫妻。”蓝河便幻想自己被恶龙抓走,有个勇者来救他,那他的终身大事救解决了。
      后来蓝河不负有心人的被恶龙绑了,可救他的剑客勇者被一个恶魔迷住了眼,蓝河他自己在恶龙的撩汉技能下光荣的献出的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

最美的年纪

   “最美的年纪是哪时候?”
  “是刚好遇见你,不偏不倚,注定喜欢你。”
    叶修这样问,蓝河就这样随口说出来,叶修扬了扬嘴角,怀念那时的蓝河被自己一撩就脸红的羞涩样。
    两人在一起已经三年了,热恋期早已过去,两人步入了细水长流的生活,没有刚开始的那种激情,但两人时不时看向对方的目光就能让旁人感觉到岁月静好。
    一年前,叶修宅在家里虐菜鸟,虐的不亦乐乎,一时高兴就多抽了几根烟,空气里弥漫着烟味。蓝河下班回家,一开门,蓝河就闻到一股烟味,蓝河黑着脸走进屋里做着自己的事。不说话,他决定一天不和叶修说话。蓝河知道只要自己不和叶修说话,叶修就忍不住,看吧。
“小蓝,”不说话。“蓝河大大,”不说话“宝贝,哥错了,以后不吸了”“吸吧,继续祸害身体,大不了以后我在找个”本来想吓吓叶修,叶修身上的烟味浓烈刺鼻,让自己想哭。以后怎么办,没有叶修的日子能怎么过。
   叶修看着蓝河眼眶红红的,心疼了。还能怎么办,亲上去,一口不够来个长吻。“哥要和你白头到老,下辈子换我来追你。”“不要,我们要一见钟情,互相喜欢,暗恋人的滋味不好受,我怕你会放弃。”“小蓝,你这是怪我当时没对你一见钟情。不过,幸好小蓝你没有放弃,我也没拒绝。我把青春年华献给了荣耀,以后的日子只属于你。余生多指教。”蓝河被撩了,为了叶修不在撩自己,只好堵住了叶修的嘴,不过是用嘴堵的。
   最美的年纪遇见你,是我的幸运,以后风景我愿意陪你看,代价是陪我生生世世。
   好,陪你不离不弃。
  

三见不悔

   
   
     第一次见面,叶修眼底含笑,王者归来,蓝河双眼如星,修长挺拔。谁也不知谁。
     第二次见面,叶修依旧笑意不减,蓝河却双目已瞎。
     第三次见面,两人成婚,叶修日日夜夜照顾于蓝河,蓝河却天天回避说“我心中早已有人,已经装不了别人了,抱歉。”叶修花无数个日夜明白了爱情是勉强不来了,不爱就是不爱。
     叶修与蓝河和离,叶修离开蓝河所在地地方。多年后,叶修归来,蓝河早已离去,昔日繁华的府邸已经成荒园,叶修在蓝河每天都呆的书房里发现了一间密
室,只见满屋画的都是他,在屋中央挂着一副画让叶修泪流满面,那是叶修与蓝河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旁边有蓝河的题字,今生只倾心他。




     一个小脑洞,请笑纳。

整个人都不好了 2

     

   “二笔,我要出去散会心,账号卡交给你保管了”蓝河把账号卡给了笔言飞,转身离开。
    “这算什么事?”笔言飞挠了挠头,生无可恋的打开荣耀,想了想,用了蓝河账号卡。页面一打开,嚯。君莫笑把蓝河抵在树上,就像在接吻。“蓝河,你下线之前和君莫笑干什么了”笔言飞表示自己需要静静。
    “小蓝,哥给你说件事。”笔言飞还没反应过来又受到更大的冲击,手速快了不起啊,笔言飞吐槽了一句。飞快的看完满满的消息,其他的太肉麻,略掉,只有一句让笔言飞看明白了,君莫笑这是在表白。
    “叶神,我不是蓝河本人。”叶修觉得他也整个人都不好了,表个白,不是本人。“那小蓝呢?把小蓝的手机号发给我。”“叶神,你不抢我们工会的野图boss,我就给你。”“呵,不抢boss,杀你。”“叶
神,我错了,这就给你。”叶修表示以后不杀他难消今日之恩。苏沐橙的手机不好意思被叶修占用了。
    以后,笔言飞就买了一副墨镜。被两个人周围的粉红泡泡闪的要瞎了。不过笔言飞忍无可忍的把墨镜给摔了,他妈的君莫笑是不抢boss了,天天和蓝河一起围堵着让他复活。不就是说了一句不是本人,看见叶神的表白了,我又没做错什么。
     我 ,叶修,少年离家出走,十年荣耀在顶端。最后陌路一无所有。王者归来时,遇见你,心悦你。人说叶修是个神,叶修说,他只是人,也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,你蓝河可愿意和叶修并肩携手,看尽最美的风景。
   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是什么,我喜欢你,恰好你也喜欢我。那我们就在一起共享人间乐事。